Re: [新聞] 他台大第一名畢業 棄百萬年薪一心要當「 at Gossiping

熱度資訊

由 Johnny6666 發佈分享連結
※ 引述《FlyinDance56 (↖★煞氣a輕舞飛揚☆↘ )》之銘言:
: ※ [本文轉錄自 NTU 看板 #1RlBxa9W ]
: 作者: Zoanthropy ($$) 看板: NTU
: 標題: [新聞] 他台大第一名畢業 棄百萬年薪一心要當「
: 時間: Tue Oct  9 22:44:50 2018
: 他台大第一名畢業 棄百萬年薪一心要當「植物人
: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80827web001/
: 王瑞閔是台大森林系第一名畢業,但為了籌錢完成「植物夢」,當了5年的房屋仲介。
: 36歲的王瑞閔最近常到台中東協廣場或中和的「緬甸街」吃飯。這天的午餐是緬甸咖哩,
: 上面拌著一匙豆子,「這是緬甸臭豆,生的有瓦斯臭味,煮熟比較沒那麼臭,吃完之後流
: 汗也會有臭味。」
: 吃東南亞菜是為了研究植物:「這幾年,台灣出現的新植物,大多出現在移工的食物裡。
: 」他在東協廣場發現過白霞,一種可以長3公尺高,外表像芋頭的植物;端午節時又發現
: 移工用「尖苞桐葉」包粽子。
因為國際化貿易

國際餐飲業及加工食品業對開發中及已開發國家的飲食多元性產生重大影響

各區域雖然能藉由國際貿易購買各地主要農產品

但也因此加速很多地區 放棄傳統野菜採集或是種植當地特有蔬果

許多對於當地植物 如何栽培 採集 加工煮食的知識大幅流失

過去各區域哪些植物能吃或是怎麼吃  都是前人經驗所傳承

這些經驗可能是因為

過去當地聚落遭受某些災害 導致人們必須嘗試吃陌生的植物

或是有人迷路 糧食用盡 冒險嘗試吃些陌生植物

當然也有少部份人可能是好奇心去嘗試

無論是哪一種 都是很可貴的經驗和知識

一旦消失 要找回會十分困難

因為現代實驗倫理規範 也沒辦法讓受試者去試試看陌生植物能不能吃

每天吃會怎麼樣

用動物測試 或許能實驗個8成  但終究不能保證人吃了會怎麼樣..

(試驗成本也可能太高 只適合開發醫藥而非探索可食植物)

舉例來說 多數人知到姑婆芋有毒

但過去泰雅族會用姑婆芋某部位處理後和多種植物混合發酵

作為酒類發酵的原料  但這種方式也在一般酒類容易取得下 漸漸被遺忘

很多對於植物運用的記憶和知識 正在被快速遺忘當中

(除了吃的 還有日常使用 藥用 編織 祭祀等功能)

所以能在消失前盡可能做紀錄是很重要的
: 「台灣有一萬多種植物,我大約認得一半,平地路邊的植物我都叫得出名字。」此話不假
: ,某天我傳了一張路邊看到的怪樹照片給王瑞閔,他不僅說出名字,同時補充容易跟這種
: 樹搞錯的植物。建國花市的攤販都認得他,因為最怪的植物都留著要賣他,「我不只逛花
: 市,也逛玉市。」他發現玉市賣的串珠是植物種子,買了幾個回家種,沒想到還真的發芽
: 。
: 為植物瘋狂的他還租了一塊50坪的空地擺放一千多株蒐集來的植物,裡面有棵二十多年的
: 麵包樹,是他人生「第一棵樹」,還有幾株榴槤樹是水果吃剩的種子拿來育苗:「本來有
: 棵快20年的榴槤,後來寒流死了,我好難過。」他形容這些植物像是老朋友、有感情了,
: 消失不見都會難過好一陣子。
: 他把每顆植物從種子發芽到成樹開花結果,每個階段都拍照建檔:「我電腦裡,每顆植物
: 都有一個檔案夾,每一棵我都認得,記得什麼時候種的、現在放在哪。」他簡直把植物當
: 小孩養了,只差沒幫它們取名字、跟它們聊天、教它們識字了。
: 他謹慎地要我們拍照不要拍到他種植物的空地附近的地標,擔心被人認出地方會來偷:「
: 這裡很多植物全台灣只有一、二株。」他端出一株美洲橡膠樹,日治時期,殖民政府曾打
: 算在台灣種植橡膠,但發展不如預期,美洲橡膠樹就在台灣消失數十年,王瑞閔卻在嘉義
: 一處山坡找到當年遺留下來的橡膠樹。
: 王瑞閔從小沒事就挖路邊的野草、蕨類,什麼都想拿來種種看。問他為何喜歡植物:「一
: 開始是有點像蒐集癖,但後來愈研究,發現植物的世界充滿各種故事。」從小對科學感興
: 趣,最大的嗜好便是研究日常生活的「為什麼」,他連求職時做性向測驗,都會從考古題
: 中,找出出題模式。
: 對「蒐集狂」來說,最大的成就感便是:「我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有別人沒有的植物。
: 」小小50坪的空地,常有植物專家來跟王瑞閔做「物種交換」,植物園的人若在台灣看到
: 特殊的植物也常向他諮商。
雖然現在有一些app幫忙識別植物

但這些app還是透過許多網友對植物的識別判斷

透過統計和演算法得到可能性較高的結果

如果一種植物 只有少數人認得或是被多數人誤認

還是得透過懂得植物分類法的專家來判別 (或是用DNA來判別)

另外如果認植物認的種類越多  看到沒看過的植物

要去猜它是哪一科哪一屬也會比較容易
: 王瑞閔高中成績普通,但對有興趣的事就全力以赴,曾入選生物奧林匹亞國手選訓營。大
: 學考上森林系,四年成績名列前茅。大學暑假,他天天到圖書館報到,翻閱日治時期留下
: 來的植物紀錄:「我一筆一筆把這些植物名字抄下來,研究它們怎麼來的。」台灣對於沒
: 有經濟價值的植物並不重視,森林系不教,圖書館的文獻也有限,這個空白引起王瑞閔好
: 奇心。他靠網路和各種資料比對,不只訂正文獻上錯誤的學名、分類,甚至還研究這些植
: 物如何進入台灣:「植物的遷移過程就是一個社會發展的歷史,古蹟建築有故事,植物也
: 有。」最近還出了一本《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
: 台灣並沒有熱帶雨林生態系統,卻有不少熱帶雨林植物,這些植物來到台灣的遷移史就是
: 台灣社會發展的縮影,好比消失的橡膠樹見證殖民帝國的殖民政策。他把這些知識發表在
: 部落格裡,這不是學術圈的主流題材,也沒有商業價值,一切就只是為自己開心而做。
: 因為太熱愛植物,他第一名從台大森林系畢業又念了研究所:「很多同學轉念生化,最後
: 進藥廠工作,要不然就是進林務局。」王瑞閔畢業後卻是去當房仲:「我一直沒忘記蓋植
: 物園的夢想,這個夢想很花錢,當房仲是為了賺錢。」
: 前輩教他,在名片上印『台大碩士誠摯為您服務』,很多客戶問他為何來當房仲,每問一
: 次,他便把夢想說一遍,客人見他誠懇,意外成交不少案件。入行第2年開始,他年年收
: 入破百萬,但他把賺來的錢全花在植物上。他南往奔波到處找植物,有時為了蒐集植物的
: 果實,他可以年年到各地等植物開花。
有一種工作是 「植物獵人」  (這名稱比冨樫的漫畫還早出現)

這些人的共同特性是 到各處去蒐集罕見的植物 並嘗試將活體帶回

需要一定的體力 敏銳的觀察力 植物種類判別力 保存活體技術 才能做好植物獵人

有些目的是科學研究和生態保育

也有人的目的是幫種苗商或育種家到野地找尋野生植群 (帶有潛在價值的基因)

也有人幫私人蒐藏家或植物園 蒐集罕見的的植物品種

全職的植物獵人真的很少  大多數還是在教育單位或研究單位任職
: 這株貌不驚人的植物是「捕蟲樹」曾短暫被引入台灣,樹枝有黏液會黏住昆蟲,王瑞閔說
: 補蟲樹在台灣也所剩不多。
: 房仲做了5年,某日在台南見到一棵美麗的老樹,他想起了最初的植物夢想:「我怕再不
: 做,很多植物就消失了,來不及了。」他辭去工作,每天花時間在研究植物、尋找植物,
: 生活只靠零星接一些工程顧問公司發包的植物案件,像公共工程完成後,週邊植物種類、
: 數量的差異。但收入不穩定:「好幾次沒錢,我開口去跟朋友借,他們都勸我不要這樣。
: 」來自單親家庭,家中還有2個妹妹的王瑞閔,家人一度不諒解他:「都36歲了,怎麼不
: 去做一些會賺錢的事。」
: 只要有植物,一切就值得了:「如果有高中生問我念牙醫系好,還是森林系好,這些年,
: 我覺得經濟收入很重要,我會勸他念牙醫系。」所以你現在是後悔了嗎?「你會來問我念
: 哪個系好,代表你對這個科系的熱情沒有強大到足以對抗各種挫折,我當年誰都沒問,就
: 決定念森林系了。」
: 植物也教會他樂觀,他總是提到熱帶雨林中的「龍腦香」,每3、5、7年才會開花結果,
: 比一般植物還久,但種子一發芽就長得比其他植物更快,還會長成熱帶雨林中最高的樹種
: 之一:「人生本來就不公平,如果面臨巨大挫折,那應該要慶祝,因為這才是有資格成為
: 大樹的人。」即便資金有限,只有50坪的空地,植物園之夢遙遙無期:「我就是相信總有
: 一天會完成。」
台灣的植物種類豐富性很高 (因為緯度還有中央山脈產生的海拔因素)

但受到的重視度卻相對不高

(其實台灣一直是亞太熱帶亞熱帶植物研究重鎮 但未來越來越可能會拱手讓人)

能獲得的資助相對其他領域也偏低

不要說野生植物 連都市的景觀植栽也沒顧好......

社會觀點也一直有人認為 研究植物 是一件不正經 不會賺錢的事

(但像在荷蘭 研究植物是很被鼓勵的一件事 所以他們農業一直保持在頂尖 也很賺錢)

這樣的負面消極觀點和社會觀感

也使得台灣在植物研究及運用領域發展多少受到一些負面影響

實在是很可惜

------

如果大家對植物有興趣的話

晚上再來分享在台灣當樹藝師的心得

--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