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黑特] 最近芒果乾很重 at HatePolitics

熱度資訊

由 Anderson0819 發佈分享連結
※ 引述《forfri (月海)》之銘言:
: 老實說本來沒什麼芒果乾的,直到這幾天才感到很嚴重的亡國感。
: 先聲明,1450還有覺青們(或者部分偽裝成1450或覺青的五毛),我並非因為你們
: 「不投DPP台灣就要滅亡了」而感到芒果乾,而是你們的所做所為「到處去批鬥其
: 他人」而開始感受到亡國感。
: 本來在台灣反對一國兩制(不想接受中共統治/維持現狀)的人就占半數以上,但當
: 你們開始"批鬥"一些平常和"紅色"根本聯想不上的知名公眾人物,比如黃國昌、
: 呱吉、博恩、視網膜這類人,基本上就是在打散支持台灣、反對共產的勢力。
: 我看著原本支持台灣的勢力四分五裂,首先柯文哲帶走一票中間選民去組成台民黨,
: 然後喜樂島和陳水扁分別組黨帶走一部分的台獨支持者,時力看起來要泡沫了,但
: 至少還有一些國昌粉。
: 本來應該要團結全國反共勢力的DPP,竟然走到這個地步,這結論簡直明顯到不能:
: 那就是DPP才是最支持共產黨、最紅色的那個。
: 如果DPP在內政方面表現不錯,至少幫他說話的人會多一點;像是課空屋稅、實價登錄
: 更完善,禁止農地工廠就地合法,保障人民的食安以及讓人民相信遵守法治是有意義;
: 給予勞工七天價、完善並落實勞基法,以上這些政策都是愛台灣的表現,說真的你民
: 進黨自己都不愛台灣,憑什麼要求那些真正愛台灣的人投給你。
: 我對愛台灣的定義是:人民安居樂業、維護弱勢族群利益、法律能確切落實與執行...
: 絕對不是"投票民進黨=愛台灣"這個等式
: 民進黨如果做了這些"愛台灣"的政策,或許我還可以幫說網路上這些1450和覺青都是
: 五毛反串的,這些網軍都是阿共派來分裂台派的,但這幾年倒行逆施、死不認錯的態度
: ,我看不用阿共介入,台灣再這樣下去自己就先倒了。
: 是啦,是啦,民進黨在外交政策上是很愛台灣,但在內政方面可一點都不愛台灣,這就
: 像先生在外老是對人說他很愛自己的老婆,然後回家以後就痛揍自己老婆,還要洗腦老
: 婆說揍你就是愛你。
: 還有民進黨一天到晚在吹噓自己讓經濟變好、股市上萬點很久這些,說真的啦,除了年
: 輕人以外,上一輩經歷過"錢淹腳目"的時代,除非你可以再創造一次經濟奇蹟(破3萬鎂)
: ,不然不要把經濟變好拿出來說嘴。(其實我認為這一點就是政府不管怎麼執政,都很難
: 讓民眾感受到經濟成長的原因,因為民眾已經接受過高規格對待,潛意識認為發大財就是
: 錢淹腳目)。
: 總之,我擁抱我自己做的芒果乾,拒絕你們推銷給我的那些臭酸到不行的亡國感。


其實不用講這麼多,

這些人的嘴臉,其實五個字就講完了:

「憂國騎士團」



我們一個一個字,慢慢地唸,慢慢地介紹:

(ㄧㄡ)

(ㄍㄨㄛˊ)

(ㄑㄧˊ)

(ㄕˋ)

(ㄊㄨㄢˊ)



如果你覺得五個字太多,三個字也可以:

「綠衛兵」



(ㄌㄩˋ)

(ㄨㄟˋ)

(ㄅㄧㄥ)



如果你覺得三個字太多,兩個字也可以:

「綠共」 or 「菸共」



(ㄌㄩˋ)

(ㄧㄢ or ㄧㄥ)

(ㄍㄨㄥˋ)



============================================================================

在此分享一個五年多前的有關憂國騎士團的小文章:

文章代碼(AID): #1JFOHKAh (HatePolitics)

 標題  [黑特] 憂國騎士團                                                      



>1.表面上沒關係, 但是其實是某政治人物或某政黨的打手(o)
>2.非常仇外主戰,只要不跟著仇外都會被打成不愛國     (o)
>3.言論檢查(燒書)                                  (o)
>4.不贊同他們的人馬上被攻擊                        (o)



以下銀英傳這個小段落很合原PO所說的4個特徵
------------------------------------------------------------------------

就在此時,防盜器紅燈突然熄滅,警鈴響起。尤里安將電視遙控器拿起來一按,利用紅外
線顯示影像的電視,立刻出現了許多人影。他們全部圍著白色的頭巾,只讓兩眼露出。

「尤里安。」

「是。」

「最近常有這種小丑集體在做家庭訪問嗎?」

「他們是憂國騎士團。」

「沒聽過這種馬戲團。」

「他們是激進派國家主義團體,由於他們高喊打倒反國家、反戰爭的言行,最近頗受注目
。不過很奇怪,不知他們為什麼要訪問家庭,難道是為了領受准將的讚賞嗎?」

「他們有多少人?」

楊不感興趣地問著,尤里安讀著畫面上的數字說:「共四十二人,正朝院子裡頭移動,啊
!是四十三人,不,四十四人。」

「楊准將!」

這聲喊叫透過麥克風,格外響亮,裝有特殊玻璃的牆壁都微微地震動著。

「是,是。」

楊回應著,但屋外是聽不到的。

「我們是真正的愛國志士,我們是憂國騎士團。我們要彈劾你!你因戰績而自滿,竟然當
眾反對統一戰爭,還記得你今天在告別式中的行為吧!」

楊察覺出尤里安正吃驚不已的樣子。

「楊准將,你已侮辱了神聖的慰靈大會。當與會者都熱烈回應國防委員長,誓言打倒帝國
時,就只有你不肯起立,反而嘲諷民眾的決意。我們要彈劾你這種態度!有什麼主張,你
說出來吧!若試圖報警也沒有用,我們會把你的對外連絡系統都破壞掉。」

楊明白了,憂國騎士團的背後,十有八九是由「絕世的愛國者」特留尼西特在操縱。他們
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音量極大,恬不知恥,說話內容虛偽無比「准將,你今天是不是真的這樣表現?」尤里安問他。

「嗯!是啊!」

「為什麼?只有一個人不起立,這不是一種明顯的嘲笑態度嗎?就算你心裡反對,起身拍
手對你也沒什麼損失啊!在別人面前裝裝樣子也就罷了!」

「你說話的口氣倒和卡介倫少將很像啊!」

「這種道理別說是卡介倫少將了,就連小孩子都明白啊!」

「……為什麼不出來?難道你還有羞恥之心不成?快覺悟吧!今天你非得在我們面前老老
實實地解釋清楚才成!」

外面又有人叫喊著。楊威利憤而站起身來,尤里安扯了扯他的袖子。

「准將,無論如何,你可不能動武啊!」

「你的反應也太快了吧!難道我不能跟這些傢伙把事情說清楚嗎?」

「也不是啦!」

「……」

此時,特殊玻璃窗格格作響,似乎裂開了。緊接著,有一顆西瓜般大小的金屬製球體飛了
進來。直撞上壁櫥,櫥子裡擺設的陶瓷品在剎那間都給砸得粉碎。此時突然有巨聲響起。

「小心!趴下!」

楊叫著。

尤里安緊急間抱了家用電腦躲到沙發底下。不一會兒,這個金屬球就爆炸了。一時之間,
屋內隆聲大作,所有的傢具設備都遭破壞,無一倖免。

楊威利楞住了,憂國騎士團所投的手榴彈,竟然是工兵隊所使用的非火藥性小規模住家爆
破彈。

他們似乎已將破壞力調到最低程度,否則,整個房屋早就化為瓦礫了。可是,為什麼像他
們這種民間團體,會持有這種軍方的武器呢?

楊好像想到什麼,手一拍,問著:「尤里安,噴水器的開關在哪裡?」

「在2號A第4個鈕,你想對付他們?」

「他們不懂得禮數,我們就要用……」

屋外盛氣凌人的聲音,突然轉為哀嚎聲,原來這些裹著白布的傢伙們,已被高壓水柱噴得
招架不住,四處奔逃。

「大爺生氣了,讓你們嘗嘗甜頭!你們這些流氓!」

就在楊大罵他們的時候,警車聲漸漸自遠方響起。可能是鄰居們報的警吧!

其實,暴動發生了這麼久,治安當局才姍姍來遲,似乎更讓人覺得有人在憂國騎士團背後
撐腰。這個人恐怕就是特留尼西特吧。

憂國騎士團早就落荒而逃了。但是姍姍來遲的警官們卻還不住地稱讚他們是多麼的愛國,
這使得楊相當不悅。

若真的愛國,他們為什麼不去參加志願軍,反而三更半夜私闖民宅,騷擾有孩子的人家
?難道這就叫愛國嗎?還有,如果他們行事正大光明,為什麼把自己的臉包起來不敢見人
,根本沒道理!」

----------------------------------------------------------------------------

這些聲稱保衛民主和國家的人.建議志願役簽一簽讓世人看到你們的決心
不要給我搞替代役或免役給我裝死啊!

--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