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陳佩琪 at Gossiping

熱度資訊

由 boryi 發佈分享連結
FB卦點說明:

那些為了政治利益的打手們
正在摧殘的不只一個人的幾十年努力
更多的是所有在等待需要器捐的病人

FB連結:
https://tinyurl.com/ybbqc7w8

FB內容:

我行醫30年, 從健保還沒開辦前做到現在,  轉眼間健保也已經23年了…

  早期沒有健保的時代, 醫療對窮人是不公平的, 那時我們醫生遇到繳不起費用的病人或
沒辦法把小孩帶回家照顧的家庭, 通常只能轉介給醫院的社福部門去處理。

  全民健保後, 感覺醫療是公平了, 因窮困而無法就診的情況少了,就算真的付不起部分
負擔,各級政府也都設有低收入戶的優惠專案。

我是新生兒科醫師, 早期極低體早產兒在加護病房的花費動輒百萬以上,很多家屬不得不
放棄 治療,現在這些費用,也幾乎都可由全民健保支付了。

   但是台灣的醫療真的公平了嗎? 沒經過2011年的愛滋器捐事件, 我還不知道原來還有
這麼不公平的事實存在…

   我是從先生回覆給2012、2013對他開罰的監察院和公懲會的答辯文中, 才知道什麼是「
窮人的器官分配正義」…

   『過去需要器官移植的重症病人, 通常要靠自己找門路或靠上媒體去訴求自己的病情,

 但幾次之後, 先生覺得這非長久之計,長此下去, 對沒辦法的人永遠沒辦法,這太不公
平了, 他要實現「窮人的器官分配正義」,

 於是花了數年的時間寫了一套器官分配的SOP,接著他馬不停蹄地到各地演講 ,宣揚理念
, 建立制度, 以後全台的器官分配均須經過這個制度, 需要器官的重症病人,也都得上
網登記 ,

制度內有一套病人的疾病嚴重度量表,所有個案均照嚴重度的分數排序, 不許有人再利用
開記者會的方式尋找器官,也不許任何人插隊攔截器官,

因為病人的排序順序, 每一家做移植的醫院都可上網知道。』

   那段在跟公懲會對槓的日子, 我把它忠實的紀錄下來,將來要放在自己的書上,  在這
裡先把書上的一段原封不動的節錄下來…

『先生若想要從他的醫學專業賺到正正當當的錢, 其實很簡單, 但是他願意投身做器官移
植的術前評估和術後照顧工作,2007年又幫衛生署無償寫器捐白皮書。

醫界前輩看到他寫的上下兩冊器捐白皮書, 總是驚訝不已, 紛紛說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能
做得到!

    他常說他要實現「窮人的器官分配正義」,社會應讓「窮人跟富人享有公平得到器官的
機會」。

 他從政以來, 常掛在嘴邊的是下面這一段話:「台灣社會一定要對窮人保有「教育」與「
醫療」的平等權,否則窮人永無翻身的機會。」

『愛滋事件發生後, 先生接連受到來自各方的訊問與圍剿, 包括地檢署、 衛生局、 衛生
署、 醫策會、 監察院、 公懲會等等, 我們為了應付這些,不得不請律師幫忙。

律師通常對貪瀆案 (像醫院採購弊案、 公務員收賄案等), 比較上手, 面對醫療爭議事件
,因得去了解醫療常規, 對他們是比較辛苦。

當時我們的義務律師為了配合我們上班時間, 常常晚上加班跟我們見面討論案情, 有時知
道我們還沒吃晚餐, 總會體貼的準備些糕餅、水果讓我們裹腹。

記得有一晚, 為了回覆公懲會降級改敘的處分, 我們跟律師討論到很晚, 最後大家都累
壞了, 張律師伸伸懶腰, 跌坐在椅子內: 「啊!柯文哲, 最近被這事搞的很煩喔, 沒時
間救人了吧, 其實真得是很煩耶! 以後我們有人生了重病, 萬一需要移植時, 要找誰啦
? 以前我遇到的案件都是那種貪很大的, 但這個案件喔, 有需要把無償救人的醫生搞成
這樣嗎?」』

雖然先生最後還是被公懲會降級改敘,且 我們後來的申覆也沒成功, 但還是深深感謝當時
的律師…

--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