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日本「出租大叔」不賣身 解救寂寞女人心 at Gossiping

熱度資訊

由 thegreatlcx 發佈分享連結
1.媒體來源:
APPLE

2.完整新聞標題:
日本「出租大叔」不賣身 解救寂寞女人心

3.完整新聞內文:
生活壓力大,苦無傾訴對象?不用怕,寂寞有救。6年前,一名日本大叔以時薪
1000日圓(約280台幣)出租自己,期望用豐富的人生閱歷,撫平顧客種種不安
,業務漸漸變成生意,他開設的「出租大叔」網站,可供出租的中年男子已遍佈
半個日本。《香港蘋果》專訪「出租大叔」創辦人西本貴信,他強調出租服務並
非援交,而是聆聽客人心事,陪伴上山下海,最重要是在虛偽的社會裏,對客人
說真話。

今年51歲的西本貴信,已婚,正職是時尚造型師,在日本大型造型師事務所擔任
總監,也是大學的兼職講師。即使年過半百,西本貴信絲毫未見老態,對儀容也
很有要求,五官端正,聲調溫柔,稱得上是帥氣的中年男士,難怪他在出租大叔
網站是長年「銷量最高」的大叔之一。

「我的出發點是幫助別人、證明自己,並非賺錢。」

已出租自己6年的西本貴信接受《香港蘋果》電話訪問,他憶述,當初萌生出租
自己的念頭,源於在電車上聽到一班女高中生批評大叔,「她們批評中年男子鑽
牛角尖,自認威風,不懂得聆聽別人」。西本貴信不想被標籤,也想洗刷日本社
會對大叔的刻板印象,遂開設網頁出租自己,收取象徵式1000日圓,「因為我的
出發點是幫助別人、證明自己,並非賺錢」。豈料不少年齡相仿的友人也願意投
身出租之列,業務越辦越大,至今整個網站有78個大叔供出租,上至金澤下至福
岡也有大叔駐場。大部份的大叔也有正職,不少人是上市公司職員、公司老闆,
也有退休人士,平均年齡為40至50歲。

出租自己,是否等於援交?西本貴信指出,出租大叔常被誤解是援助交際,援交
付款和對方約會、涉及男女情感關係,但出租大叔並不販賣感情。他解釋,網站
讓大叔自行決定可提供的服務種類,但禁止性服務。也有向顧客說明網頁並非尋
找另一半的約會網站,「假如有大叔與顧客日久生情,始終他們是成年人,我無
法控制,但這些與出租服務無關」。

那大叔是賣什麼呢?西本貴信稱,大叔們多才多藝,各自對應不同客人,如他自
己具人生歷練,願意成為客人的「垃圾桶」,聽對方講心事,也會成為「人生導
師」,為顧客的煩惱給予意見。另一些大叔則精於修理電器、能協助女性維修家
電,更有大叔的簡介寫明可陪伴看房、買樓,甚至監督工地等。

西本貴信指出,他和其他大叔差不多24小時隨傳隨到,以東京一帶為例,光顧的
客人20歲至50歲不等,被預約的高峰時間是凌晨2時至3時,「很多客人都失眠,
或者是剛和朋友遊玩完畢,不想回家,客人會預約我們在家庭式餐廳見面,大家
聊天到天亮」。大叔們的交通費由顧客負擔,凌晨時分已沒電車,有些客人完全
不介意支付大叔計程車費,只求一雙聆聽的耳朵。

「有人聆聽你的心事,總好過回家對馬桶訴苦。」

日本社會壓力大,人與人之間也總有些秘密,難以向親人或友人傾訴。西本貴信
說,日本社會虛偽,日本人也不習慣向別人說真話,「但我不會對顧客說謊」。
有些女性顧客和他見面時剛坐下,話仍懸在唇邊,已失控大哭,「困擾她們的大
多是戀愛問題、例如另一半出軌,或者和家人關係惡劣,很多女性也想找一個有
父親形象的人傾訴,我就是她們的出口,有人聆聽你的心事,總好過回家對馬桶
訴苦。」也有一些單身女性客人,不想單獨光顧燒肉店、居酒屋,於是找他陪伴
,也有人因為與男友分手,多出一張演唱會的票,索性聘請大叔觀看,免得浪費
門票。

至今,西本貴信有一半的客人都是「回頭客」,他的預約也排得密密麻麻,6年
來的客人多得難以計算。為了保持與顧客的距離,西本貴信不會與客人通電話、
交朋友。曾有客人在見面時提出性要求,他一律嚴辭拒絕,「客人若做出奇怪的
行為、舉動,跨越服務界線,我都會立刻制止,然後離開」。

西本貴信曾將出租自己的故事寫成散文出書,也有日劇以他的角色為藍本創作故
事,回首6年的出租歲月,他笑言:「成功創造出租大叔這件事,我覺得自己很
厲害。」西本貴信指出業務一定會繼續發展,雖然難以估計會走得多遠。他感嘆
稱日本人口老化,越來越多退休男士、無業大叔出現,「在日本,他們找工作極
度困難,但社會總要想辦法處理他們,我不想他們被標籤沒用、被責罵是垃圾」
,西本貴信盼出租網站可成為他們的容身之所。外國人可否入行「被出租」?他
笑說外國客人數量不少,「懂日語、住在日本的話都歡迎」。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4.完整新聞連結 (或短網址):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realtime/20180914/1430097/

5.備註:

我也可以(誤

--

「隨心,是一種風,撫過多少失意人的痛,
文源,他不是風,卻愛賣傻裝瘋!」-2009

--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