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 生死之間 序 遇到問題就解決問題的柯P at HatePolitics

熱度資訊

由 ccalisa 發佈分享連結
【推薦序一】遇到問題就解決問題的柯P

◎文/朱樹勳(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柯文哲在我的學生裡面是最優秀的,他在加護病房醫療上,可以說是國內頂尖。
  
  當初,是我找柯文哲專責照顧加護病房,因為早期國內的醫療制度,各科病人開刀後送
往加護病房,並沒有專職負責的人,而是由各科醫師分別照料自己的病患。我考量到外科醫
師在開完一場大手術後往往身心俱疲,還有其他病人要照顧,如果術後病人在加護病房裡出
了什麼問題,主治醫師實在分身乏術,所以我就把柯文哲找來,問他願不願意接?我跟他說
:「這樣的工作在台灣醫療界沒有前例,你接受的話,你就是領先者,要不要試試看?」
  
  他接了下來,之後五年,成了急重症照護方面的重要人物。台大的制度推廣開來以後,
後續其他科別、醫院也都隨之效法,越來越上軌道。
  
  我之所以挑選柯文哲來做加護病房,除了認為他聰明之外,也發現他做事很細心、細膩
;此外,他是一個充滿好奇心的人,喜歡探索、研究、發問。以前他實習的時候在手術房跟
刀,別的學生都是默默地看,只有他會問這問那,有時候問到教授都不耐煩了。他這種打破
砂鍋問到底的態度,執著又不怕困難,是很適合的人選。
  
  他做事非常勤勉認真,在加護病房裡經常會遇上教科書或老師都沒碰過的病例,他會自
己想辦法,研究治療方式,解決問題,由此也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創新的人,勇於突破。
  
  有一個實際的例子:有個做心臟移植的病人,我們為了避免器官排斥,所以用藥物抑制
病人的免疫系統,但也因為免疫功能降低,病人身體無力抵擋細菌感染,於是出現敗血症。
如果是一般醫師,看病人變成這樣,大概認定無法挽回,但柯文哲沒放棄。他想了很久,提
出一個新的策略,他說既然病人身體已經無力抵抗細菌,大概也不會排斥移植的器官了,我
們何不停掉所有抗排斥藥試試看呢?這個顛覆傳統治療概念的新療法,反而讓病人活了下來
。後來他又做了二十幾例嘗試,超過半數以上都存活,拯救了很多本來會是無法挽回的病患

  
  柯文哲還有一點很可貴,就是他非常重視病人,為了醫療不怕吃苦受累。他下班時經常
已經很晚了,回到家好不容易能休息,但半夜裡加護病房出了緊急狀況,一通電話打過去,
他馬上就從床上爬起來,騎著腳踏車趕到醫院照顧病人。這種精神看在病患和家屬眼裡,很
受感動。加護病房是一個每天要面對生離死別的環境,難免發生醫療糾紛,但他在加護病房
工作的那幾年,致力與病人和家屬溝通,沒有發生過醫療糾紛,甚至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感
謝他日以繼夜的照顧。
  
  ☆☆
  
  我記得他參選第一任市長投票前一個月時,亞東醫院接到一個案例。有一名中國人去德
國旅遊,因為肺部疾病入院治療,德國醫院束手無策,只能幫他裝上葉克膜續命。病患家屬
打聽到台灣肺部醫療權威在亞東醫院,於是從德國包機來台灣治療,由於是急重症患者又裝
了葉克膜,所以我找了柯文哲來會診,但因為選舉在即行程滿檔,誰也沒把握他會同意,可
是他聽了之後卻一口答應。那天晚上十點多,他準時來到醫院,就跟以往一樣認真地看過病
人,給了許多重要的醫療建議。不管遇到什麼狀況,他始終把病人的利益擺在最優先。
  
  他還有一個特色,是正直和清廉。以前有些醫療廠商為了巴結醫生,經常在開會的時候
提供便當給醫護人員吃。後來柯P知道這件事,生氣地罵了廠商一頓,再也不准類似的狀況
發生。雖然是一件小事,但連幾個便當都不願意接受,可見他行事的嚴謹。
  
  很多人總是說,過去柯P在醫院敢衝敢言,是我縱容他的緣故。其實不然,一方面他的
個性本來如此;另外一方面,我確實欣賞他這樣的個性。雖然他是我的學生,但他很有自己
的判斷力,在醫療上有時也會跟我意見相左。他不會因為害怕被老師責罵,就隱藏自己的想
法,而是把他的想法拿出來跟我討論,我們就事論事地談出一個結果。很多時候我被他說服
了,便接受他的意見。
  
  ☆☆
  
  對於生死,柯文哲向來有他獨特的看法,或許是因為他在外科加護病房裡看盡了生死。
在我看來,生死是自然之事。人啊,比起在意能活多久時間,趁活著的時候,盡量去做一些
你想要做、有意義的事情,不留遺憾更重要。這樣的體悟,和我們在醫院裡待久了有關。
  
  我們這些做醫師的人,經常看到已經病入膏肓,靠著呼吸器、葉克膜等儀器維持生命跡
象,勉強保持「還活著」的病人。你說他活著,但他已經無法思考、不能溝通,然而因為家
屬不捨,還想要繼續救治,花費很多金錢和無效醫療,結果依然徒勞,最後不得不放手。
  
  柯文哲的葉克膜技術雖然在醫療上貢獻良多,但不諱言,奇蹟的背後有許許多多失敗的
案例,那些失敗,意味著死亡。許多醫師面對病患將死的難關,經常選擇後退,因為畏懼承
擔壓力,不願意去說清楚講明白。但柯文哲不一樣,他面對醫療上的生死困境,發展出一套
屬於他的解決方法:透過器官捐贈的制度,讓想要求生的病人有更多活下去的機會;推動安
寧療護制度,協助末期病人善終,也幫助病患家屬接受失去;為了讓醫師更能夠面對病人生
死的兩難,他推廣醫療倫理學、生死學。這些都是他面對生死課題,試圖解決問題的辦法。
  
  有人會說,台大醫院少了柯P,損失很大,但我並不覺得。不談醫術,人與人之間,精
神、情懷、信念、想法,都是會互相影響傳承的。柯P離開台大,當然是台大醫院的損失,
但他已把很多經驗傳承給台大很多後輩醫師。後來他去了市政府,幾年下來一切所作所為,
或許正是想要留點什麼給台灣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