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新聞] 日本擬招34萬外籍勞工 日媒調查僅4成民1 at Gossiping

熱度資訊

由 y30048 發佈分享連結
相信常去日本玩的人應該有注意到

近年來日本的越南勞工越來越多

原因都是被仲介的花言巧語騙來日本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絕望工廠日本"一書

揭發了很多日本官方還有語言學校勾結仲介欺騙越南人來日本的內幕

文有點長  有耐心的人可以往下看



《絕望工廠 日本》:被仲介、學校和工廠層層剝削的越南「留學生」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94873


文:出井康博(Yasuhiro Idei)

身上只剩「二千日圓」的留學生
我來到埼玉縣與東京都北區交界的住宅區,從車站步行二十分鐘,抵達某間日語學校租
借的公寓。

這棟古老的三層樓房看起來很普通。從路上抬頭一望,可以發現狹窄的陽台上掛滿了彩
色的T恤和褲子等洗好的衣物。這棟公寓裡住了三十名以上的越南留學生。

我在一樓入口脫下鞋子,爬上樓梯。二樓和三樓是宿舍,每層樓有四到五間房間,一間
房間約三坪大,每間房間裡擠了三到四名留學生。


每層樓只有一間廁所、浴室、廚房。房間裡的家具僅有兩個粗糙的雙層床架,排成L字形
,連張桌子都沒有。來自越南的熊小姐(二十歲)和二位同鄉一起住在這種小房間裡。

「我被公司(代辦日本留學的掮客)給騙了」

我來到熊小姐的房間,聆聽她用笨拙的日文呢喃傾訴。她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對方說來到日本馬上就能找工作,可是他騙我!」


她改用強硬的口氣向我抗議,話語間充斥無處宣洩的憤怒。

現在正是室友準備晚飯的時間,放在熊小姐身後的生鏽小電鍋噴出大量蒸氣。

「我身上只剩兩千塊(匯價統一使用一日圓兌新台幣○.二七元,約新台幣五百四十元
)了」

熊小姐在接受我訪問前的三個月來到日本,進入日語學校就讀。她來日本之際帶了七萬
日圓(約新台幣一萬八千九百元),現在這筆錢已經快花光了。


熊小姐來自越南南部的芽莊,雙親務農,家裡還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姊姊。其中一個哥哥
在巴基斯坦的建築工地工作。她來到日本「留學」,其實也不是為了讀書,而是希望前
來日本工作,好幫助家計。

之所以選擇日本,是在網路上看到了留學代辦中心的廣告。留學代辦中心的老闆是日本
人,廣告裡刊登了年輕的越南留學生徜徉在充滿綠意的校園中,享受學生生活的照片。
廣告宣稱,來到日本留學便能一邊享受留學生活,還能月薪「二十萬日圓(約新台幣五
萬四千元)到三十萬日圓(約新台幣八萬一千元)」。

高中畢業之後留在家裡幫忙務農的熊小姐,馬上受到廣告吸引。來到日本之前,別說是
出國了,她幾乎連芽莊都不曾離開過。留學代辦廣告讓她覺得,就連如此平凡的自己都
有機會改變人生。

為了送熊小姐出國,家人把田地拿去抵押,借了一百五十萬日圓(約新台幣四十萬五千
元)。這是因為日語學校第一年的學費是七十萬(約新台幣十八萬九千元),半年的宿
舍費用是十八萬(約新台幣四萬八千六百元),以及仲介費與飛機票等等。一百五十萬
日圓(約新台幣四十萬五千元)相當於熊家七年的年收。家裡願意出這麼大的一筆錢,
也是因為期待她到了日本「留學」後就能送錢回家。

一般日本人聽到「留學生」三個字,腦海中浮現的多半是接受家中金援,出國念書的人
。然而來自開發中國家的留學生,除非家境十分富裕,否則無法期待家人提供經濟上的
支援。目前激增的留學生多半像熊小姐一樣,是為了賺錢寄回家而來到日本。

提供此類學生入學機會的日語學校,規定日語能力檢定要通過「N5」方能入學。「N5」
是日語能力檢定中程度最低的等級,只要會讀平假名就能過關。但是熊小姐來到日本之
前並未接受考試,所謂的合格證書是支付掮客三萬日圓(約新台幣八千一百元)所獲得
的偽造文書。儘管是偽造文書,她還是順利拿到簽證。

中國留學生日益減少,使得越南留學生成為日語學校新的搖錢樹。就算不會日文,學校
也非常歡迎這些學生入學。

除了入學金(日本的學校在入學的第一年除了學費之外,還會徵收入學金)和學費之外
,日語學校還會使出各種手段從留學生身上詐取金錢,其中一項手法便是「宿舍」。例
如熊小姐住的宿舍,根本不會有日本人想租。校方想必是以非常低廉的租金租到宿舍,
卻每個月向學生收取三萬日圓(約新台幣八千一百元)的宿舍費。加上另外二位室友支
付的宿舍費用,學校每個月光從沒有浴室、廁所、廚房的三坪大房間,就能賺到九萬日
圓(約新台幣二萬四千三百元)。怎麼看都是敲竹槓。

「好貴,可是我走不了」
熊小姐來日本之前就預付了半年的宿舍費用,因此來了之後發現被敲竹槓也搬不出去。
這也是學校看準學生不了解日本社會所設下的局。

「二千塊」最多只能再撐上幾天。熊小姐在日本也沒有可以依靠的朋友,想活下去就只
能犯罪了。現在日本充斥了像熊小姐一樣的「留學生」。這類遭到留學掮客的欺騙而來
到日本,成為日語學校搖錢樹的受害人正急速增加。

來到「血汗工廠──日本」的外國人
為什麼越南會掀起一股「留日熱」呢?原因出在代辦留學的掮客。前述的熊小姐也提到
,代辦留學的廣告如此宣稱:「來日本留學,靠打工就能每個月賺進二十萬日圓(約新
台幣五萬四千元)到三十萬日圓(約新台幣八萬一千元)哦!」

留學掮客在網路上散播花言巧語,積極吸引年輕人前往日本留學。

越南的失業率僅二%,經濟也大幅成長。然而國家進步的恩澤尚未普及至一般老百姓。
越南一半以上的人民務農,每個月認真工作也僅能賺取一萬日圓(約新台幣二千七百元
)到二萬日圓(約新台幣五千四百元)。雖說越南的物價僅為日本的數分之一,這樣的
月薪也無法輕鬆度日。年輕人在日常生活中完全看不到未來的希望,因此前往國外賺錢
便成為改變人生的機會。

然而越南是開發中國家,又是共產國家,願意接受越南勞工的國家與地區不多,僅有台
灣、韓國、日本。

台灣開放越南女性從事看護工作,男性則進入工廠工作。在韓國的越南勞工從事的也多
半是體力勞動。至於日本的越南勞工多半透過「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以下稱「實習
制度」)前來工作。但是實習制度規定至多只能工作三年,亦不得變更職場。此外,日
本的薪資水準雖然高於台灣與韓國,實習生的月薪頂多是十萬日圓(約新台幣二萬七千
元)左右。因此當年輕人聽到去日本「留學」便能「月入二十萬日圓(約新台幣五萬四
千元)到三十萬日圓(約新台幣八萬一千元)」,自然會蜂擁而上。

越南的日本留學代辦非常興盛,這些掮客往往也兼作實習生代辦。來到日本的越南人中
,留學生與實習生合計超過十萬人。一個人繳交三十萬日圓(約新台幣八萬一千元)的
手續費,十萬人便超過三百億日圓(約新台幣八十一億元)。考量越南的經濟規模,留
學生和實習生代辦已經可說是一項產業了。

究竟是哪些人從事掮客的工作呢?目前居住於日本,熟悉代辦業界的越南人告訴我:

「大多是從日本回到越南的前留學生。他們會說日文,可以和願意接受越南留學生的日
語學校交涉。除了留學生之外,日語學校也要付手續費給他們。我認識的越南人每年仲
介四十名留學生,年收高達一千萬日圓(約新台幣二百七十萬元)以上。」

這些代辦公司的老闆不見得都是越南人,也有部分是日本人。他們透過越南當地的員工
募集留學生,再把人送進日本。

對於想去日本留學的越南人而言,最頭痛的莫過於費用問題。代辦費用高達一百五十萬
日圓(約新台幣四十萬五千元)到二百萬日圓(約新台幣五十四萬元)。以當地的物價
而言,相當於日本人支付二千萬日圓(約新台幣五百四十萬元)的感覺。為了要準備這
麼一大筆費用,多半的留學生僅能借錢。這麼多人不惜背負債務也要留學,都是因為相
信可以「月收二十萬到三十萬」。

然而,日本政府規定留學生的打工時數「一週不得超過二十八小時」。守法的人倘若從
事時薪一千日圓(約新台幣二百七十元)的打工,最多也只能月入十二萬日圓(約新台
幣三萬二千四百元)。另一方面,儘管日本人手不足,完全不懂日文的留學生能從事的
工作還是有限,全都是日本人不想做的底層工作,薪資水準也最低。這些留學生來到日
本之後,當然賺不到掮客所宣稱的月薪金額。

換句話說,這些越南年輕人是被掮客騙來日本的。然而等到他們發現自己被騙時,已經
來不及了。

就算這些留學生討厭現況,想要逃離日本,大筆負債逼得他們不能反悔。然而繼續待在
日本,就得一直繳學費給日語學校。因此他們只能違法超時打工。

這些開發中國家的年輕人,的確是為了離鄉賺錢而利用「留學」這個名義。然而留學掮
客看準年輕人的心思,吸引他們掉入陷阱;到了日本,他們又淪為日語學校的搖錢樹;
缺乏人手的企業也明白他們的弱點,逼迫他們成為廉價勞工。

想逃也逃不出「奴工」生活,簡直就是現代的「蟹工船」(描述在船上捕蟹與製造螃蟹
罐頭的勞工對抗資本家壓榨的小說,作者為小林多喜二)。我至今遇過許多身陷如此慘
狀,痛苦不堪的越南留學生。

日語學校敲竹槓
開頭提到的熊小姐也是其中一個例子。在掮客的花言巧語下,她背負了相當於全家七年
份收入的「一百五十萬日圓」(約新台幣四十萬五千元)債務前來日本。

在日本這個異鄉,身上只剩「二千塊」的熊小姐,之後究竟如何呢?

當我過了一陣子,再次造訪學校宿舍時,發現她找到打工,是在製造便利商店販賣的三
明治的工廠,從事夜班工作。

「日語學校介紹這個打工給我,可是我又付了二萬塊(約新台幣五千四百元)」

日語學校一開始就想介紹熊小姐打工,還要向她收取「二萬日圓」(約新台幣五千四百
元)的介紹費。掮客從來沒向熊小姐提過打工的「介紹費」。她因為拒付介紹費,總是
找不到打工。

等到她身上盤纏耗盡,不得已支付介紹費給學校才找到打工。儘管學校收取仲介費介紹
打工屬於違法行為,不熟悉日本社會的熊小姐對此也一籌莫展。日語學校利用留學生的
無知,近乎公然進行違法行為。

熊小姐每週三天去製造三明治的工廠打工,工作時間從傍晚五點到凌晨三點。五點到十
點的時薪是九百五十日圓(約新台幣二百五十七元);十點以後加上深夜津貼,時薪以
一千二百五十日圓(約新台幣三百三十八元)計算。兩者時薪都僅稍微高於最低時薪。
實際工作時間為九小時,每天約賺一萬日圓(約新台幣二千七百元),月薪僅十二萬日
圓(約新台幣三萬二千四百元)。

月收十二萬日圓(約新台幣三萬二千四百元)可以生活,卻不夠熊小姐還債和存第二年
的學費。因此她開始尋找第二個打工。

掮客從來沒提過「一週打工不得超過二十八小時」的規定。熊小姐來到日本之後雖然知
道這項規定,為了繼續留學也只能打破規定。這是所有借錢來日本的留學生共通的煩惱。

第二份打工是朋友介紹的宅配理貨。熊小姐在此每週打工三天,時間是晚上八點到凌晨
五點。兩份打工的工作時間合計每週將近五十個小時,表示只要一兼差就會打破「一週
不得超過二十八小時」的規定。

人手不足的企業不想失去好不容易確保的人力,因此毫不在意留學生是否身兼多職。日
語學校明知這些外國人來日本的目的是「賺錢」,還是讓他們入學。就算學生違法,只
要他們乖乖付學費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多虧兼差,熊小姐的月收終於超過二十萬日圓(約新台幣五萬四千元)。然而每星期上
六天夜班的結果是根本念不了書,其他學生也和熊小姐一樣致力於夜班工作。上課時環
視四周,可以發現大半的學生都趴在桌上睡覺,校方和老師卻視若無睹。

日語學校最多只能念二年。但是熊小姐別說送錢回家了,連債務都還沒開始還。從日語
學校畢業後還想繼續待在日本賺錢,就得去念職業學校或大學。所以她還得存日後升學
的入學金和學費。

「我想回越南」
採訪將近尾聲時,熊小姐再次泫然欲泣。儘管如此,她還是回不了家。還不出錢,代表
拿去抵押的田地和住家都會遭到沒收,害得在故鄉的家人破產。因此她只得繼續在日本
當「奴工」。



※ 引述《ianqoo2000 (相宇玄)》之銘言:
: ※ 一個人一天只能張貼一則新聞,被刪或自刪也算額度內,超貼者水桶,請注意
: 剛剛稍早正式通過
: 簡單來說,日本一直以來沒有像我們定義的外勞
: 瑪利亞之類的
: 日本人越來越嚴重不足,現在超商已經可以看到很多外國朋友
: 甚至也來臺招募,派遣工之類
: 日本開放了外勞,會是怎樣呢?
: 這幾天被中國臺北崩潰到不行的新選擇?XD
: 不過待遇不敢保證,在日本鄉下農漁牧產業現在有些外國人技能實習生
: 已經有些受不了壓搾跑走,日本真正外勞又如何?
: 總之東亞大搶東南亞南亞人時代來臨了


--
八卦點:
為了配合修法迎接外勞
明年的日文檢定可能會加考口說跟寫作
http://www.abc-nursing.com/2316/

鄉民們加油吧!

--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