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 二師兄-開山里 at joke

熱度資訊

由 HappyDiD 發佈分享連結
今天有很多人私訊問我,開山里的獨立建國會不會影響台灣內戰走向。
  
碰巧我對此事略知一二,這次事件的來龍去脈雖然不甚有趣,卻也算得上曲折離奇。
  
我思考後決定在此紀錄一下今天的經歷。
  
□
  
我小時候吃過一間碗粿,就在台南市延平郡王祠附近。
    
事隔多年,其實碗粿的味道我已經記不得了,畢竟台南小吃的口味都半斤八兩,有些加半斤
砂糖,有些加八兩。
  
倒是店裡有一張不規則狀的奇特木桌,令我印象深刻。
  
桌型長而窄,形狀就像根雞腿,佔據了大半個店面,使得顧客常與陌生人併桌。
  
我還記得當時我的身旁坐著一個與我年紀相仿的女孩。
  
  
「你知不知道這張桌子是什麼形狀?」女孩眨著靈活的眼睛。
  
  
我擦了擦汗,沒有回答。
  
其實我心裡知道答案,不過我說不出來。
  
因為我從小就是肥宅,肥宅一跟女生說話就緊張。
  
  
「我媽媽說,這是開山里的形狀。」女孩得意地笑著。
  
「開山里?」年幼懵懂的我我歪著頭,不明究理。
  
  
我那時心想,這分明是課本上台灣地圖的形狀,怎麼變成開山里的形狀?
  
  
「你現在不懂沒關係,總有一天你會懂的。」女孩笑得意味深長。
  
  
「到了那天,全台灣都會懂的。」
  
  
當時的我無法明白女孩童言童語中蘊含的野心,也不知道自己正親眼目睹著一場驚心動魄的
革命計劃。
  
  
十幾年後,台灣局勢動亂、烽火連天之際,一封簡訊像草原上的火星,一瞬間點燃兩千多萬
隻手機。
  
  
您所在的區域(開山里台北區)有本土登革熱疫情,請做好防護措施……
  
您所在的區域(開山里桃園區)有本土登革熱疫情,請做好防護措施……
  
您所在的區域(開山里新竹區)有本土登革熱疫情,請做好防護措施……
  
您所在的區域(開山里台中區)有本土登革熱疫情,請做好防護措施……
  
您所在的區域(開山里金門區)有本土登革熱疫情,請做好防護措施……
  
  
那一刻,全台灣都知道,一個嶄新的政權已然獨立。
  
一個不起眼的小里,居然在亂世中昂然建國,誓言吞併全台。
  
   
國號,開山。
  
  
事發當時,我與朋友威利正好在同一間店吃碗粿。
  
(題外話,威利是我當兵時的同梯,是個不折不扣的低能兒,不過他不是這次事件的主角,
他的故事有機會我再說。)
  
吃到一半,桌面震動,我拿起手機,看著上面一則怵目驚心的簡訊。
  
  
「您所在的區域(開山里台南區)有本土登革熱疫情,請做好防護措施……」
  
  
  
「我跟你說過,到了那天,全台灣都會懂的。」
  
  
我猛然抬起頭,發現坐在我隔壁的陌生女子,看起來有點面熟,很快便想起了他就是當年與
我同桌交談的小女孩。
  
天底下真有這麼巧的事?
  
  
「妳……妳到底是誰?」我問。
  
「我姓鄭,我家就在開山路152號。」女子回答。
  
  
一旁的威利馬上拿出手機google。
  
  
「開山路152號就是延平郡王祠啊幹!」威利驚呼。
  
  
我隨即心下瞭然。
  
鄭氏王族的後裔,開山祖師的門徒,始終沒有忘記三百多年前的榮耀,想在這亂世中與各方
勢力一較長短。
  
  
「話說妳不是應該住在安平古堡嗎?」我忍不住問。
  
「可恨的現代人,居然擅自將先祖的故居當做觀光景點,害得王族的血脈淪落至這座簡陋的
祠堂……」女子咬牙切齒。
  
「不,延平郡王祠也算觀光景點啊。」我說。
  
「閉嘴!先祖臨走前留下了古冊記載,在安平古堡的某處埋藏著王族復甦的關鍵秘密,能夠
再現我鄭氏王朝昔日榮光!」
  
「什麼秘密?難道是上古時期的超兵器?」威利緊張地問。
  
「古冊上頭用暗碼記載了秘密的位置,先祖病逝前,囑咐過此秘密絕不能流於外人之手。」
女子冷笑。
  
「就在今天,我終於破解了文件上的暗碼,得知秘密的藏身處,你等著看吧,開山皇朝的時
代就要來臨了!」
  
  
話至此處,女子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說多了,沉下臉走出店面。
  
我心下暗道不妙,要是真的讓那個女孩找到明鄭時期留下來的秘密武器,不知道她會做出什
麼危害鄉里的事。
  
事不宜遲,我帶著威利騎車來到安平古堡。
  
那時天色漸黑,我跟威利偷偷潛入已經結束參觀時間的安平古堡,埋伏在一處牆角。
  
  
「你怎麼知道東西在哪?」威利壓低聲音問。
  
「我不知道,但那個女的鐵定知道,我們只要跟著她就夠了。」我說。
  
  
果不其然,用不了多久,一個苗條矯健的人影翻牆而入。
  
身影穿著黑色的夜行勁裝,張頭望腦地看了一下四周,然後朝著某個方向前進。
  
我跟威利趕緊尾隨在後,見到身影在某個城牆前停下腳步後,躲在附近的一處草叢。
  
身影左顧右盼地確認了一下環境,然後伏下身,輕輕敲打靠近地面的一個磚塊。
  
磚塊鬆動,身影輕易地抽出磚塊。
  
透過月色,我隱約看見磚縫中藏匿著一份古老的紙捲。
  
事態緊急,我顧不得其他,一腳踹向威利的屁股。
   
  
「唉呦!」威利慘嚎一聲,跌出草叢。
  
「是誰!?」身影聽見騷動,警覺地轉過身。
  
  
在她分神之際,我一個箭步衝上前,用肩膀撞開身影,抽出牆中的紙捲後扭頭就跑。
  
  
「混帳!」身影氣急,拔腿欲追,卻被威利抱住了雙腿。
  
  
我飛也似地逃離了安平古堡,來到一處無人街區才氣喘吁吁地停下腳步。
  
就著路燈的光芒,我可以很清楚地觀察到手中的紙捲保存良好,除了書頁泛黃外,毫無破損
。
  
我知道自己手上正拿著極為危險的物事,應該交由警方處理,甚至就地銷毀。
  
然而我卻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忍不住解開綑綁紙捲的細繩,將其攤開。
  
  
究竟,數百年前的王族,臨終前拚命想要傳達的訊息會是什麼?
  
歷史記載上,鄭成功的死法是「抓臉咬指」、「掩面而逝」。
  
又是什麼樣的東西,能使一個將死之人悔恨如斯?
  
  
紙捲終於完全攤開,畫工精細的彩繪映入眼簾。
  
我張大嘴巴。
  
  
古堡中埋藏多年的秘密,竟然是一幅栩栩如生的春宮圖。
  
  
我突然意識到,今天的簡訊誤發事件、我今天碰巧在同一個地方吃碗粿、在店中與女子的再
會,也全都不是巧合。
  
冥冥之中,有股意識將我引導到了這個地方。
  
  
那瞬間,一股強烈的情緒,跨越了時空的侷限,將我與紙捲的主人連結在了一起。
  
我知道手中的紙捲也許富含著研究價值。
  
然而此刻,一種凌駕於學術之上的偉大情懷充斥了我的胸膛。
  
一種語言無法敘說的通透與瞭然,已經讓我明白此刻自己應該怎麼做。
  
  
這是男人與男人間,最純粹的義氣。
  
  
我走到一旁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台打火機,在路邊將紙捲燒得一乾二淨。
  
  
「安息吧,國姓爺,我會替你保密的。」
  
  
我看著天上的月亮,微笑。
  
一陣清風吹過,吹散了紙捲的餘燼,帶走了一個無法對任何人述說的秘密。
  
  
   
    
才怪,我今天晚上就要把它寫出來。


https://www.facebook.com/291618078078594/posts/468216530418747/
--

網友評論